• 回到顶部
  • 0755-21059248
  • QQ客服
  • 微信二维码

FIDLOCK公司创始人&总经理——Joachim Fiedler访谈录

请再说一说,您为什么要从事专利发明?


       以前我在这个技术领域没有理想的专利律师,所以我自己撰写了第一批专利(今天我有一个比我更了解我的专利的律师)。这促使我研究了所有与“磁性扣具”相关的专利。这花了我三个星期的时间,从清晨熬到深夜——最后,我确定这就是自己想做的事情。后来,磁力弓架发展成为了书包磁力扣。
专利不仅仅是为了保护一个人的权利。此外,专利还会迫使你去真正详细地研究课题、去系统地工作、去定义功能特性、去改变、去重新组合。突然间,一些根本没有想到的东西被创造出来了。这样才能实现新发明,我十分推荐这一做法。

       专利对FIDLOCK的成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。我们目前的投资组合中有一部分是授权许可——这需要专利。专利起着巨大的威慑作用。如果有人想要发明一种专利磁力扣具,他们必须阅读FIDLOCK撰写的数千页专利文献,以确保他们没有侵犯我们的任何专利。
       当然,第一批专利是我个人发明的,但在今天,我们有一个非常大的研发团队,在我们58名员工中几乎占了三分之一。DNA发生了转移,我的团队在开发新专利发明,这真是很神奇!我们每年都会申请更多的专利发明。

 

 

您是怎么来汉诺威的?

 

       我母亲在哥廷根(Göttingen)长大,父亲来自波兰兰茨伯格(Landsberg an der Warthe),战后去了德国的黑森(Hessen)。我在卡塞尔(Kassel)长大,后来在柏林生活了20年。

       财务危机把我带到了汉诺威。 我在2007年开始了我的第一轮融资,当时我认为600,000欧元就足够了。然而,这笔钱很快就花完了。于是,我到处筹资。来自Enjoy Venture的沃尔夫冈·鲁伯特曾经(现在仍然)是“汉诺威投资基金”的经理,他向我提供了资金并要求我来到汉诺威。这样,我和家人就搬到了汉诺威,这让我妻子很沮丧。作为一名建筑师,她仍然怀念柏林。今天,我们和我们的两个孩子(5岁和11岁)享受着汉诺威的福利,比如汉诺威男童合唱团和Eilenriede公园。

      FIDLOCK一开始是在王子大街的一间后院办公,只有5位成员;接着搬进了龙街的一间办公室,然后是兴登堡区,如今搬到了第四个办公楼——汉诺威拉赫。

 

 

您为什么要把总部搬到这栋大楼? 这里曾经是能源供应商Eveen的办事处,在此之前是新使徒教会在德国北部的主要办事处。

 

       对,我们搬到这里的主要原因是看中了地下车库。

 

 

为什么是车库?

 

       我们之前在兴登堡区的大楼里有一间很棒的办公室。然而,FIDLOCK发展非常迅速——2018年我们有40名员工,2019年有50名,现在我们大约有60名员工。之前那个地方就显得很拥挤了。此外,除了需要明亮友好的办公空间外,我们还需要大量的存储空间和工作间。地下车库能够满足我们的需求,这栋新楼因而成为了我们的首选。我们大多数人骑自行车上下班。因此,我们不需要那么多的停车位,我们可以用来做储存空间。

 

音乐在您的生活中扮演着特殊的角色,也可以看作是您后来创业的起点。您的这些基因从何而来? 

 

       我的父母本想成为音乐家,然而,他们并不是在和平时期长大的。我父亲在战争期间一直把他的小提琴保管得很好。我母亲出身于一个音乐教师家庭,她很想成为一名歌剧歌手。这个愿望是后来她的女儿/我的姐姐实现的。费德勒一家一直在玩音乐——无论是乐器还是唱歌——因为我父亲是浸礼会教徒,我们经常去不同的浸礼会教堂。

 

       从学校毕业后,我学习大提琴,那时弓架总是让我烦心。所以,我发明了一支磁力弓架,另外还有一个多功能的音乐家坐垫和一个大提琴背带。这个背带成了我的第一项发明专利。

 

 

这么说,您不只是一位音乐家,还是一位发明家。您是怎么想到从事专利发明的呢?毕竟,这不是现成的本领。

 

 

       我一直都很喜欢做手工艺品和实验,我的脑海里总有一些挥之不去的想法。我的姐妹们至今仍对这样一个故事津津乐道:小时候,我画了一幅联合收割机的草图,玉米从机器前面进去,最后出来的已经是现成的果冻三明治。

从学校毕业时,我怀有三个不同的职业理想:

 

       第一个愿望是制作小提琴——毕业时我已经开始雕刻木制螺旋,准备参加制琴师学校的资格考试。

 

       第二个愿望是成为核物理学家——我在学校自选了物理作为附加主课,阅读魏茨泽克和海森堡(Weizsäcker and Heisenberg)的作品时,困得在床上打瞌睡。直到今天,我仍然发现自己在参与诸如反应堆设计之类的课题。

 

       第三个愿望是成为一名大提琴演奏家——我有幸成为了世界著名大提琴家大卫·戈林加斯(David Geringas)门下的12名学生之一。我在柏林完成了学业,之后,我成为了一名音乐家,在柏林爱乐乐团帮忙,并和多个管弦乐团一起在世界巡回演出。

 

 

但您还是成为了发明家?

 

       我以前的同事目前在广播交响乐团担任大提琴手、教授或者是独奏艺术家。我是少数转入其它行业的人之一。我从未放弃过我的大提琴弓架。我想我是第一个在扣具中使用磁体反向极性的人。具体来说,这款扣具通过运动将正负极结合在一起,从而使其不仅能自动闭合,而且还能自动打开。不过,这种扣具早已应用于灯泡和冰箱门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从中发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能,这也是继第一个大提琴背带专利之后的第二个弓架专利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   

 你们在哪里进行生产? 

 

       我们的磁扣和防水袋是在中国生产的,因为我们生产包袋和鞋类的主要客户大部分在中国。即使我们在德国这里以同样的成本生产,也不可能及时把订单送到他们手中。另外,由于我们很需要根据客户的偏好进行生产,所以我们就在客户的生产基地所在的中国进行生产。

 

       此外,FIDLOCK目前在德国的营业额仅占公司总营业额的三分之一左右。中国和美国是我们非常大的市场,智利和泰国也是。我们在全球36个国家拥有55家经销商和销售伙伴。然而,我与中国的联系开始得更早。2008年,我访问了中国,在一位好友的推荐下,我找到了一位也即将创业的工程师,这给了我们两家公司共同成长的理想机会。

 

      今年年初,我们成立了子公司斐得洛扣实业(深圳)有限公司。遗憾的是,由于目前的旅行限制,我还不能参观我们中国的新办公室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最后一个问题:当您不忙于思考磁力扣具的时候,您会拉大提琴吗?
 

        可惜,我现在不怎么拉大提琴。目前,我经常思考气候问题,全球变暖,全球暗化。在这个时候,我们需要聆听科 学家的意见。一方面,我需要经营一家需要塑胶和钕来进行生产的企业,另一方面,我一直在问自己如何才能做出对气候友好的改变。因此,我们在FIDLOCK成立了一个特别工作组,并向Atmosfair咨询,负责人正是我在合唱团的一位老朋友。